匹斯堡出差游記


機票预定的18日北京时间21点,从首都機场起飞经洛杉矶、芝加哥,最后达到目的地匹兹堡。走之前,找了张尽量详细的地图,寻匹兹堡的位置,尽量多了解未来要生活的城市的相关信息。张开地图,看这一趟不算短的旅程,掐指算算在路途上要奔波的时间,真有点受罪的感觉。当然,地图上的勾画出来的形成與实际的形成之间,是有着巨大的差異的,正如头脑中構想的生活與现实中的生活之间的差異一样。



幾天前从厦门到了北京,離开了单位、远離了岗位,也離开了那太多的琐碎之事,與老师、同学和朋友轻松地见见面,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,故而在北京的日子,真的是为长途跋涉吃好、休息好了。



是晚上9点種起飞,可下午4点左右小帅、张春等就来到住处,将行李先送往機场,担心“首堵”给出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5点,小兄弟王正又来辆旅行车拉上最后的一点东西,奔機场而去。



首都機场3号航站楼真的是很氣派。从建筑的物理结構到整體风格,都给人一種大国的氣宇,让人真的是“叹为观止”。这个因奥运会而扩建航站楼,成为现在对外最为主要的航口。我也享受一下这样的国民待遇,不再如以前仅仅是远观。其实,很多大型建筑,对我们百姓的日常生活而言,真的常常只是远观而已……



办理登機手续相当简单和快捷,拿出点子機票、显示出航程路线,再出示J1,然后在北京機场就办理了到匹兹堡的所有登機牌、座位号……现在網络时代真的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现代科技对百姓生活的深度介入和转换,让人瞠目结舌。我们享受着现代科技这样的工具给我们带来的便捷、舒服……



但直到,到洛杉矶之后,所有的行李来取出来出关,再进关,然后就无须管了,直接可以到匹兹堡機场接取。这倒也好理解了,真正进入别国的领地了嘛,要按照别人的规矩行事、甚至安排自己的生活呢……



飞機準点起飞,我如常日,没有半点激动,只是有一丝远行的忧虑,因为毕竟为远处具體不清不明。飞行在漫漫黑夜里,周围一切都被黑夜吞噬了一般,機内有穿短袖真不怕冷的,也有穿得厚厚的,包得严严实实的,总之时穿得很个性、也很滑稽。一落座位置,我就準备闭目养神,兒子倒也特别乖,正好旁边有一个空位,够他折腾,基本上从北京可以简单横卧到洛杉矶。



不知不觉,機窗外已是阳光灿烂,金色的光辉透过舷窗,灑落在熟睡的乘客脸上,好一幅甜美的油画一般……洛杉矶到底时间下午4点半,我们终于走出了舷梯,再次回到地表。真正开始进入美国的领地。



进关的检查和手续让人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:在美国,他確定的规矩就是最高的原则。下飞機,走洛杉矶长得让有幾分厌烦的機场走廊,开始排队等待检查。此刻,一条背上背着“PTOTECT AMERICAN AGRICULTURE”字样的小狗,在一名女警员的牵引下,串行在人群间,嗅来嗅去。其实从入关的填表中可以看出,对农作物、各種肉类带入的严格检查和控制,因此小狗替代人来执行检测的初步任务之必要、之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。



入关警官让我加填信息,然后按指纹,再次检查护照、J1等的相关手续,很友好且略有所思地念叨了我的名字“yingyang”,我微笑地告诉他:This is a typical Chinese name(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名字),他笑笑,我接着了他一句“Sir, have you ever been to China?”,他笑笑摇头说“no”,接着他问我:“are you a researcher?”,我回答“yes , I AM”。警官嘴里嘟囔着“Pittsburgh”、“Duquesne university”,我说:yes.警官用左手快速地在我的护照上画幾笔,盖章……,在此时,我站着傻傻等着。真是麻烦,大约折腾了二十分钟,在护照上贴上一些出境的字条,还签名、盖章,最后就说“OK!”,我自然回敬“thanks”。过了这一关,算是美国大陆真正接受了你……,否则挺麻烦。如果在洛杉矶再被拒,真够麻烦了哦!现在回想那个警官,虽然一脸的严肃和高傲,但是给人的感觉確实非常友好。他是我觉得他有点像东南亚或港臺的人;蛴袔追窒胂愀电影里的那種年长一点的警察形象。



趕快去找自己的行李哦。拿到行李,出关,同时也就马上再入关。那检查的严格让人不可思议。我申报标上申明了有食品,其实主要是一些中国餐饮作料而已,我告诉她这些是我为了做中国饭的。女警官打开箱子,看到“鸡精”,尤其是咱们中国的鸡精包装上都印着突出的标志:一个大大的鸡,毫无思考地大声说“chicken"她的表情特夸张,一脸驚讶恐惧状,手上动作很利落,立即将两包“鸡精”拿走,让在一个旁边一个很大的垃圾桶里去了。别的倒也没什么了,等了大约幾分钟,还给我们护照,说了一句“OK”。这样,我们才算连人带物真正进入美国。



将行李交付给行李中转站,这样将一身轻松在路上。



在洛杉矶转芝加哥,其实挺麻烦的。从北京落地是在洛杉矶的2号航站楼入境,然到芝加哥要到7号航站楼。我问询了信息处的两个非常好的白发老太太,坐機场BUS到了,但是不確定,再次询问一个女警察去芝加哥在何处登機,她一看我的機票上面的标志“AIR CHINA”,就毫不思索而且很详细地给我指如何坐巴士到前面等等……我觉得不对,坚持我的判断,直接到楼上候機厅,再一看就明白这里就是美联航班航班,我们进安检,候機。



在洛杉矶機场,要等候7个小时。也真是饿了,买了皮萨,纯果汁,一份蔬菜沙拉,化了34.02美元,其中包括3.02tax,真有意思,每次买吃的,乃至都有的消费都要缴纳消费税。这里的皮萨真的是很油腻,吃了两口,兒子就不吃了!我倒为了不受饥饿,才硬要自己吃而已。



到洛杉矶,将手表转到地点时间,在书店里看了会,很快也就到登機的时间了。



晚上離开洛杉矶,離开这个美国西部海滨城市,从空中看这个城市,我脑海里闪现一个很形象的概括:想一个电路板通电之后,镶嵌在大地上。因为整个城市给我的感觉是通明的、透亮的。而芝加哥,在空中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:方正感特强的城市,城市灯火如同按照尺子劃的一样规整。



到了芝加哥趕快将时间调整到到底时间。美国好像没有全国统一的时间,这一点让习惯统一、或在统一思维下生活的“我”感受到非常麻烦,这種麻烦来自于各个地方真正的时“差”,需要不断地调整时间,到洛杉矶、芝加哥和匹兹堡,下飞機第一件事情就是转动手表的指针。这種时间的地方性,以及由此彰显的“个性”,是一種具有重要意义的事情。



从芝加哥登上匹兹堡的飞機,很简单,都是在夜间进行的,外面的世界也不能看到任何东西,静心闭眼。倒是兒子一直高兴着,问东问西的,要了解匹兹堡和美国这个国家。我看他的兴致比我还浓。



好美的晨光从舷窗进来,唤醒沉睡中的我,告诉我,匹兹堡就在前面,再过半小时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。我拿出照相機,拍下着美丽的高空中的黎明。只愿这清亮纯潔的黎明之光带给我们幸运、幸福與安康。



大约9点钟,走出匹兹堡航站楼,在出口处见到了在此等候的Jim教授,他热情地伸手,说出同样热情的欢迎词。與Jim通信幾个月了,他真诚、友善和智慧早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他是这个学校的chair of philosophy



取到行李,走出機场,真正感受到冬天匹兹堡,真是寒意深深,到处是上次落下未化的积雪,兒子兴奋不已,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雪,他高兴地用手去玩起来雪了。



Jim开来了旅行车,他知道我带的东西小车是载不下的。见到Jim也就意味着匹兹堡终于到了。Jim开着车前往Town,一路上,我们开始讨论我们共同感兴趣的问题了。Jim沿途给我介绍这个城市,他也说"Pittsburgh is an america's most liveable city".这句话,对于我来说,尚无任何真正的内涵。但是,进到Marriott的接待大厅、住的房间的时候,我相信这个城市一定是most liveable city。



宾馆里放着的一本名叫“Landmarks of Greater Pittsburgh”的书,算是对匹兹堡市较为基本而全面的介绍,其中该市市长(Mayor, City of Pittsburgh)的客氣而较为客观地介绍了匹兹堡。他的一句“Welcome to Pittsburgh ,Pennsylvanis _America's Most Liveable City!”已经给这个城市做了诠释與注脚。



当然关于现代城市是否是真正的符合人居等等诸如此类的这些判断,不是我刻意要去追问的,也不是我真正的兴趣之所在。此刻,唯一想的就是闭上眼睛,让身心彻底放松,好好睡一觉。正在这时Jim来电话,说下楼出门,陪我在D-town转悠一下,也就是熟悉一下这一片我即将生活一年的周围环境。同时也为了倒时差,还是必须坚持一下,打起精神,让自己適应从此开始新的环境、新的生活。临别是,Jim告诉我明天将要办理的three things……



但是顽固的时间性已经内在成为我的生命特质,东方时间性存在了四十多年的我,空降而突然将自己置身于西方时间中,需要倒置的可能不仅仅是身體,思维、理念和精神的颠倒、理顺可能会让人更会难过與眩晕,时间也会更长些。




went         《跋涉》


相关阅读: 美国热门旅游线路

美加旅游網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,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,不為其版權承擔責任。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信息(文字或圖片),請發送郵件至webmaster#meijialx.com(發郵件時請將#替換為@)與我們取得聯系。


相關鏈接:美國華人旅行社 【美國旅游指南必讀資料整理】 

上一篇:美國的春天沒有節(一) 下一篇:玩轉舊金山

独门秘籍一波中特 天天手机捕鱼下分版 游戏大众麻将 下载闲来麻将 海南飞鱼彩票站如何赚 白小姐特网中选一肖 重庆麻将规则公式 网上免费赚钱软件 友阿股份股票 广西快3和值推 快乐双彩官网